昆明作文网-作文大全|小学生优秀作文300字/400字/600字!

还少一个味儿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晓雨在城里成了家立了业,记挂着形单影只的老爸,便连哄带劝,把老爸从乡下接来了。

老爸姓渠,人称渠伯,是个闲不住的人,到了城里,虽然衣食无忧,可日子过得总觉着有些别扭。

一个周末,渠伯刚从公园回来,外孙女盈盈像小喜鹊一样跑到门口,把他拉到餐桌边,指着桌上一个盖着的大瓷盆,奶声奶气地说道:“外公,我妈听说你想吃夏羹,今天哪也没去,忙活了一个上午,特意给你做了好大一盆。”

渠伯正愣怔间,女儿晓雨已揭开了大瓷盆上的盖子:哟!果然是热气腾腾、晶莹剔透的夏羹!

看着这盆夏羹,渠伯眼角竟泛出点点泪光。自来城里住下之后,这种在城里人看来土不拉几的玩意儿,不要说吃,连见都好久没见着了!难得女儿如此孝顺,她自己成天在职场打拼,早出晚归,忙得几乎两头不见人,听老爸不经意间说了句想吃夏羹,竟费尽心思给捣鼓出来了。

晓雨见老爸一脸幸福地将送进嘴里,十分开心。她不无自豪地问:“老爸,我做的夏羹好吃吧?”

“嗯,还行吧,只是、只是……吃不出家乡的那个味儿来。”渠伯一边吞咽,一边若有所思。

见老爸有些言不由衷的样子,晓雨心里未免有点失望。妈妈走得早,是爸爸把她一手拉大的。她忆起儿时,父女两个一起吃夏羹,爸爸脸上总闪着亮晶晶的汗滴,一边往晓雨的碗里盛,一边嚼着嘟囔道:“吃了夏羹,下田干活,上山炼荒,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!”

说来有些惭愧,晓雨从小到大,几乎都浸泡在书山题海中,从来没有好好学做过夏羹。为让老爸吃上更地道的夏羹,晓雨决定再好好做一次。她极力回忆小时候邻居做夏羹的每一个细节,觉得自己做的程序没什么大问题,主要问题还是出在原料上……

又一个双休日,晓雨推掉了所有应酬,逛遍市里各大菜场的角角落落,买来野蘑菇、土葱等配料,做了一盆带着几分泥土清香的夏羹。可是,老爸尝了一勺之后,眼里仍然藏不住遗憾的神色。

晓雨知道,老爸在老家生活了大半辈子,对乡下的夏羹有了某种依恋感,自己虽然煞费苦心,可做出的仍摆脱不了城里的“洋味儿”。

怎样才能让老爸吃上地道的夏羹呢?

晓雨仔细想了许久,觉得非向一个人求助不可,谁呢?乡下的老邻居顾婶。

记得小时候,每到立夏时节,顾婶总会笑着登门:“晓雨他爸,今天我的空,要做夏羹了,量升米过来吧,顺带也给你做一盆,立夏时节到了,家家都有吃,可别把晓雨馋着喽!”

晓雨的老爸闻言,便赶忙放下手中的烟袋锅,到里屋量出满满一升米,乐呵呵地交到顾婶手里……到了中午,晓雨放学回家,一准儿会看到自家的小方桌上,摆着一盆香雾缭绕的夏羹!

没过多久,晓雨到家乡的县城出差,办完公司的事儿,她抽空回了趟老家。

下了车,晓雨正在老屋前张望,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:“是晓雨吧?多久不见,完全出落得像个城里人了!”

晓雨循声望去,见一个大娘猫着腰,手里提着一笸箩青菜,热情地向着自己打招呼,这不就是顾婶么!

晓雨赶紧一边答应着,一边去帮顾婶提笸箩。

到了顾婶家,晓雨见顾婶家里空落落的,疑惑地问:“我顾叔呢,还有我山子、海子兄弟呢,都下地干活去了?”

“你顾叔啊,近两年身体一直不大好,没撑到年前,走了。”顾婶叹了口气,神情有些落寞地答道,“山子、海子两兄弟,成了家后,为了生计,都双双去了南方的厂里打工。”

晓雨没想到,自己这几年没回家,顾婶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!她安慰了顾婶一番后,委婉地向顾婶说起了此行的目的,顾婶倒也热心,当即手把手地教晓雨做起了夏羹,晓雨一边学,一边用手机把每一个步骤都拍了照……

晚上,晓雨竭力掩饰着浑身的疲惫,高兴地把从顾婶家带回的夏羹放到锅里热了热,摆到餐桌上。

“这是老家地道的夏羹啊!”老爸一边细细地品尝着,一边略带遗憾地说道,“不过,还少一个味儿。”

晓雨不解地问:“还少啥呢?”

“你回老家了?顾婶是不是一个人过?”渠伯没有正面回应晓雨的疑问,而是没头没脑地问道,“顾叔呢?是不是病了?山子和海子两兄弟是不是没在她身边?是外出打工去了吧?”

“爸,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?”晓雨听后吃了一惊。接着,她把顾叔年前走了、山子和海子拖家带口去南方打工的事,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老爸。

渠伯听了,好一阵唏嘘:“怪不得,要是你顾婶屋里有男人,就不会少了这个味儿了……”

第二天,渠伯执意要回老家看看,晓雨留不住,便特地向公司请了假,开车送渠伯踏上了回乡之路。

到了自家老屋,渠伯连家门也没进,便冲隔壁喊道:“顾弟媳在家吗,我回来了!”

“渠哥,你去了城里这么久,今儿个可得空回来看看?”顾婶听到喊声,兴冲冲地从屋里出来了。

见到了顾婶,渠伯故作神秘地问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回家吗?”

顾婶点点头,答道:“知道知道,你准是吃了夏羹,想念老家了呗!”

“我这点心思,哪能瞒得过你?”接着,渠伯又不无埋怨地开腔了,“嗨,顾弟媳,不是我说你,咱们是老邻居了,我顾老弟走了,为什么就不给我说一声呢?”

“唉,你去了城里养老,来回也不容易呀!再说,你有这份心,老顾在天之灵也会感念你的好的。”顾婶擦了擦眼角,岔开话题说道,“啥都别说了,你在城里难得吃上地道的夏羹,今儿个我们一起做一盆最地道的夏羹吧。”

“好咧!”渠伯说完,抬腿便往屋后的小河边走去。

“等等,把这个带上!”顾婶说完,匆匆向自家屋子里走去,再次出来时,手上已多了副绳套。

晓雨不知顾婶手里的绳套有什么用处,便好奇地跟在后面,一同去了河边。

渠伯来到河边那株老香椿树下站定,晓雨这才恍然大悟:老爸这是要上树采香椿树的嫩芽做佐料!

晓雨不无担心地劝阻:“爸,河滩上的小椿树不是很多吗?干吗非得要爬到这两三丈高的大树上去?”

“嗨,那些小椿树的细芽芽,味儿太薄,没意思。这百年老椿长出的芽呀,才真叫一个香呀!往年你顾婶做的夏羹,都是加了这棵百年老椿的芽儿的。今儿个要做最地道的夏羹,就不能少了这个味呀!想当年,我和你顾叔爬到这树上采椿芽,那身手可不比那猴儿猫儿差。现如今虽然不比当年,但有这绳套护着,还怕它怎的?”

渠伯说这话时,人早就敏捷地爬到了香椿树的树冠部位。

“渠哥,你可千万要小心呀,当心别闪了腰哦,采一小捧就够了……”顾婶在树下不停地叮嘱道。

看着眼前这两位孩童般乐呵的老人,晓雨心中不由一热:看来,这回可得让老爸在老家多住些时日了,城里虽好,可这儿才是老爸的根儿呀……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雨果情深 下一篇:消失的尸体